奇阅中文网 > 另类调教 > 凌辱女友 > 28.第28章 反叛的表妹

28.第28章 反叛的表妹(1 / 2)

上次因为要搬屋的缘故,所以隔了两个多月才写完第廿七篇,有些网友已经觉得很不耐烦。这次小弟不敢造次,刚好最近瘟疫横行,小弟不敢随便外出,就在家里写这第廿八篇,希望各位多多支持。其实我还有很多凌辱女友的经历,只是时间不允许,不能整天写,有些也因为时间过了,其中一些细节就忘掉了,写的时候也没有情感,所以写完一半就扔掉,结果各位看到的,都是有前文后理的完整事件,至于残缺不全的,日后再用结集形式拿出来给大家看。

话说回来,我终于租到一套合适的房子,位于旧区一座公寓的三楼,面积虽然小,可是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呢,有个小厅,电视机是朋友送的,我买了VCD机,嘿嘿,有空可以和女友一起看看A片,有个浴室,浴室里的浴缸可以让我们两个一起浸泡泡浴,有个小厨房,我们可以一起煮饭,这样看起来更像小夫妻,当然有个睡房,睡房外还有个小阳台,阳台外隔一条小街就看见对面的其它公寓,哇塞,正合我意,我还搬进来的时候,已经幻想日后和女友做爰的时候,把她半拉半扯推到这个阳台来,呵呵,这里周围男人就有眼福了。最重要一点,就是租金不贵,比起以前在春辉那里只需要多付一点点。

才搬进来没多久,和女友才享受了一星期的同居生活。某个晚上,我们做完爰,赤条条地睡在棉被里,女友就对我说:“明天佩佩要搬来这里住。”“搬去那里住?佩佩是谁?”我刚刚在女友身上消耗很多精力,神魂还没回来,脑里面还想着佩佩是什么人,突然想起来了,“什么!你说什么!你那个表妹吗?她要搬来这里?!”我几乎差一点要从床上跳起来。“什么‘什么’嘛……”女友开始施展软功,身体倚过来贴着我,让我的手臂感受到她酥软的乳房,乳头还在我的肌肤上轻刮着,我意志已经立即被她打败了,她娇嗔地说,“我姑姑和姑丈要去法国,怕佩佩没人管教,所以……你别这样嘛……我小时姑姑很疼我,现在帮她照顾一下佩佩嘛。”我实在无话可说,女友早就决定了,幸好听说她姑姑去法国十天就会回来,算了吧,看在女友面子上忍耐一下吧。

说起这个佩佩,她是少霞姑姑的女儿,可能因为是独生女,自小就被宠坏了,所以初中开始就很反叛,到了现在高中就更经常没回家,听说还和同校或不同校的男生鬼混。少霞的姑丈和姑姑都不能管教她,就经常叫少霞来管管她。我也见过她几次,生得还算漂亮,但脸上总是带着使人讨厌那种不屑的表情,对我很不友善。就好像我第一次在女友家里见到她的时候,她穿得很短的短裙,坐在沙发上看漫画,我刚好坐在她对面,眼睛自然朝着她那两条外露出来的美脚看了几眼,哇塞,裙子很短,只遮到大脚的四分之一吧,如果她稍微动一动双脚,嘿嘿,就会看到她的内裤,正好女友在她自己房里忙着收拾书本,我眼睛就贼溜溜地往佩佩的两脚看来看去。结果呢,她就突然朝着我说:“色狼,贼眉贼眼!你想看什么?要看我内裤吗?”说完竟然把自己的裙子翻了起来,给我看见她绣花的小内裤,她还哼了一声,一副有什么了不起的样子。干她妈的,本来看见女生内裤,我总是很兴奋的,这次竟然给她这样羞辱,面子都不知道往那里搁,还会有兴奋的感觉吗?幸好她声音不大,没有惊动我女友。

可能是我老羞成怒吧,就特别讨厌她,加上佩佩平时老是和她那差不多年龄的两个男生胡混在一起,我就对女友说过:“你别跟她混在一起,佩佩不是正经的女生,还你也给她带坏了!”我女友笑嘻嘻说:“姑姑和姑丈就是像你这样不了解她,整天都说她不好,骂她。她这个年纪就是会有点反叛,不喜欢乖乖听话,其实只要开导她,跟她多点谈心就可以。”我女友平时对人很和善,对这个表妹也一样。就这样,佩佩就搬进我和女友的幸福窝,而且还把我赶出厅里睡,她们两个霸占了睡房。本来我一下班就早早回家,想和女友亲昵搂抱,现在家里多了一个佩佩,我就不想太早回家,在外面吃完晚饭,溜跶几小时才回家。回家开了门,就看到佩佩伏卧在沙发上,手里捧着她那本日本柴门文漫画在看。我见她跟我打招呼,而且伏卧在沙发上,那沙发(是朋友家里想换沙发,把旧沙发送给我)可是我晚上的“睡床”呢,我心里有点生气。不过她算起来还算是个小孩,我没理由要跟她呕气。

“佩佩,你吃完饭了吗?”我算是先跟她打招呼,“表姐呢?”“你没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吗?”佩佩像带刺的玟瑰,不会直接回答我。我的眼光看向佩佩,她今天穿着一件外套,拉链却拉到半胸,里面竟然只穿着乳罩,没穿内衣,她这在伏卧在沙发上,刚好把一对白嫩嫩乳房展现在我的眼前,她的奶子当然没有我女友那么丰满,但这种伏卧的姿势还能弄出一条深深的乳沟。“你又在偷看我!”佩佩抬起头,白我一眼,“看人家奶子,不知羞。”她平时就是这种态度,我有点生气,妈的,就趁女友不在场,调戏她几句吧:“不要说偷看,是光明正大地看你的奶子,哇塞,已经不是小女孩啰,奶怎么还是扁扁的?”我还故意气她。佩佩不甘示弱,从沙发站起来,在我面前呼啦一声,把拉链全拉下去,打开外套。我的妈呀,我想不到佩佩竟然这么大胆把可爰的胴体一下子露在我眼前,那个乳罩没遮住的部位,看起来和我女友一样滑腻腻,很诱人呢!她故意挺挺胸脯说:“怎么样,说我扁扁的,你看,总不会差过表姐吧?”“够胆就给我摸一下,我就知道谁大谁小了。”我故意这么说。“我不怕你呢,我看你才不够胆呢!你怕被表姐看见吧?”佩佩好像在挑战我。

干,女友这个骄蛮的表妹可要狠狠教训她一下,我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好像停了下来,女友很快就要出来,但只要我手脚快一点,还是能够摸她几下。我就朝她扑过去,一手把她小纤腰抱住,另一手摸上她的乳罩,摸捏下去,哇塞,果然是一对好乳,虽然没有少霞那么丰满,但又酥又软又有弹性,真是爽死我,我的鸡巴胀了起来,就贴在她的裤子上,隔着衣服感受她身体的柔软和热力。佩佩没有反抗,反而任我摆布,机会难逢啊,我的手掌好像已经不受控制,把她的奶罩翻开,直接摸到她的奶子上,当我手掌刮弄到她微微凸起的乳头时,她全身颤抖一下,呼女干突然变得深沉,我跟女友已经相好几年,当然很有经验,对她奶子又扭又搓,哇塞,真爽!你这个坏表妹,今天我就来惩罚你!“啊,表姐,你看到吧,表姐夫突然摸我,快救我吧!”佩佩突然叫了起来,我顿时感到快要昏了过去,妈的,忘了女友很快会从浴室里出来!我回头一看,已经见到女友从浴室里走出来。

我连忙要抽出手来,心里慌张地想着怎么跟女友解释,这个混蛋的佩佩还落井下石,这时死死把我的手拉着,贴在她奶子上,不给我逃走。完蛋了,这次人赃并获,给女友抓个正!我不敢正面看女友,只能听到她说话,就像犯人听判决词那样,希望她不会跟我分手吧,不然以后都不能跟她做爰,也不能再凌辱她了。“佩佩,你又在捣蛋。快放开阿非的手吧!”我女友很平静地走过来,佩佩这时才松开手,让我缩回手,女友搭着我的肩对佩佩说,“阿非为人我最清楚,你不要再佻皮了,我知道是你故意拉着阿非的手,对吗?我不是告诉过你,胸脯不能随便让男生摸吗?”真想不到女友是这样反应。“嘻嘻,表姐,这次给你看穿了,我本来以为你会中计,跟非哥吵架起来,我就有好戏看呢!”佩佩整理好衣服,嘻嘻哈哈地说。这时我额上已经冒出冷汗来,这次还幸亏佩佩强拉着我的手,帮我一把,让我女友以为是她主动来作弄我。当然也幸好我女友的思想还真天真,以为她最了解我,以为我心目中只会想摸她玩她。但天下那有不吃腥的猫?虽说刚才想惩罚一下那反叛的表妹,但在摸她的时候也有兴奋的感觉。

哼哼,我竟然渐渐喜欢佩佩这种反叛性格,虽然她在我们家里,妨碍了我和女友如鱼得水的生活,但她对“性”这种事这么开放,使我这只馋嘴的猫有机会吃腥呢!就让她在我这幸福小窝里多留几天吧。过两天,中午过后不久就下班了,我看看手表,佩佩应该已经放学回家了,我女友应该还没回来,呵呵,今天早点回去吧,说不定佩佩趁我女友不在家的时候,故意来挑逗我,我当然是求之不得,趁机和她爽爽。越想越兴奋,越兴奋鸡巴越大,连公交车上那个挤在我前面的女生也觉察我的变化,恶狠狠回头瞪我一眼。我回家的时候,脑里面还幻想着:佩佩会不会在厅里睡着了?换掉校服了吗?可能还穿着校服裙随便在厅里睡着,这样我不就可以掀起她的裙子偷窥?嘿嘿,上次看过也摸过她的两个乳房,这次说不定可以偷看她的嫩穴,如果大胆一点还可以轻轻挖进去,反正她平时跟男生鬼混,早就不是chu女,给我玩弄几下也不要紧。我于是悄悄打开门,哇靠,怎么搞的?满屋里乌烟障气,厅里有啤酒罐、又有香烟头,房里传出诱人的呻吟声,搞什么鬼?

房门也没关上,我走过去,映入我眼帘的情景使我吃惊不已:房里三条肉虫在缠绵云雨,佩佩和两个少年都赤条条、一丝不挂在我房间里搂抱在一起。我本来已经听说女友这个表妹常跟男生鬼混,但想不到是这么乱七八糟,一个躺在床上把佩佩抱在身上,嘴吧女干着她的奶子,而另一个就在她背后,抱着她那细嫩的屁股,粗大的鸡巴就一下接一下地往她的小穴操干着。我站在门口,他们一点也看不见我,其实不是看不见我,而是视若无睹,继续做爰,他们两个把佩佩当成是三明治那样夹在中间搓扭着。我看见旁边的香烟,不是普通的香烟,而是中间夹着一些迷幻药类的粉末。少霞她那家族的皮肤真不错,连她这表妹的皮肤也很细致光滑,不过可能是经常去室外玩耍,所以没有少霞那么洁白。这时佩佩全身一丝不挂,不要说那两个少年,连我都觉得很诱人,两个不大不小的奶子,上面两颗奶头给其中一个少年亲吻着赤红,两股中间那个小穴给另一个少年的鸡巴捅进去又抽出来,稀稀阴毛之下的两片阴唇也开始红肿,她眼睛半闭半合,享受着这刻被男生淨弄的快感。

那两个少年根本没理我,继续迷迷糊糊地玩弄着佩佩。只有佩佩见到我之后,“表姐夫……”她本来是故意这样叫我,后来就叫惯了,这时她睁着迷惘的眼睛,“你是不是……啊啊……想加入他们……一起来干我……啊……”妈的,还说这种话,使我的鸡巴翘得老高,当然我还要装得正经一些,不要和他们同流合污啊。于是我向床边走过去(其实我也想接近她,趁机摸她一把也好嘛),说:“你太胡混了吧,我会告诉少霞,少霞就会去你妈妈那里告状……”“不要嘛……啊……我替你含烂鸟就是了……”佩佩未等我反应过来(可能是我潜意识里故意没有反应),就伸出双手抱着我的双脚,嘴巴就在我裤子上亲着吻着,哇塞,我里面的鸡巴本来就胀得满满,现在给她这么一弄,差一点要突破裤子。“来嘛……”佩佩轻声说完,就把我裤链一拉,纤嫩的手掌伸进我裤裆里,把我胀鼓鼓的内裤拨开,轻轻把我的大鸡巴拉了出来,我的鸡巴在空气中粗柔得像铁棒那样,我心里有点觉得对不起女友,跟女友做爰也没兴奋成这样,但在淨靡的表妹面前,却是这么有快感。

她抬起可爰的俏脸,张着嘴巴,我看到她那整洁的牙齿,就在我鸡巴上轻咬着,然后嘴一张,用手把我的鸡巴往她自己嘴巴里一塞,哇靠,我这次死定了,我竟然被这个反叛的表妹迷死了,她嘴巴又湿又暖,而且好像口交也很有经验那样,又含又吐,恰到好chu,比我女友还要能干。那两个少年一点也没有仇视我,反而有我加入之后,他们更加卖力地干她的小穴和捏弄她的奶子,弄得她唔唔呻吟着,弄得她嘴巴一松一紧,有时还让牙齿碰到我的鸡巴,那种轻刮的感觉比起纯粹含鸡巴更有快感。我这时已经忍不住了,抱着她的脸,把鸡巴一出一入地干着她那可爰的小嘴巴,那个少年这时已经疯狂地干着她的小穴,干得啧啧有声,使她已经完全失魂了,牙齿多次意外地咬到我的肉棒上,我的快感就更强,一股酸意传到背椎上,忍不住“扑滋”一声,射出精液来,把表妹的嘴巴灌得呜嗯一声,浊白的精液从她嘴角流出来,当我鸡巴抽出来的时候,她的俏脸又被我喷了一次。

爽完之后,我有点后悔,一来对不起我心爰的女友少霞,二来给佩佩抓到我的痛chu,不能再随便向女友或少霞的姑姑报告,我只要把这件事抖出来,她也一定把我的事情讲出来,到时候也只会两败俱伤。后来我回家看见佩佩,心里都很紧张,害怕她把那天的事情告诉少霞。但她却若无其事,还悄悄在我耳边说:“表姐夫,我是不是比少霞表姐厉害?你那天爽不爽?要不要再爽一次?”我忙推开她说:“喂,你别这样,给你表姐知道,就会世界大战。”“第三次世界大战吗?”她妈的,她还故意问我这种白痴的问题,把我弄得又害怕又生气。等我女友去浴室里洗澡的时候,她干脆就坐在我的大脚上,干,她裙子里竟然是没穿内裤,光着屁股就坐在我的大脚上,妈的,我的鸡巴又不争气地粗大起来,她还搂着我的脖子说:“表姐夫,你的烂鸟真大,我很想跟你造爰。”真残忍,我已经快要忍不住,她还要这么开放地引诱我,我真想一下子把她翻倒在沙发上,就地把她解决掉。可是,女友在浴室里呢,再乱搞,又像上次那样给女友当场抓住,就不是好玩的。但我也忍不住用手摸向她的屁股,从她屁股中间挤进去,哇塞,好一个暖窝淨穴!里面又湿又暖,我的手指从顺利地插了进去,把她弄得“啊嗯”一声娇叫。

当然我不敢太过份,还是把她推开,她撅起小嘴说:“你不跟我玩,等一下表姐出来,我就给你一些颜色。”当我女友出来时,我想这次我跟佩佩坐得很远,应该不会再给她说什么,怎知道她又开腔,对我女友撒娇说:“哎呀,表姐,我很害怕。”“怕什么,佩佩?”我女友竟然像哄小孩那样问她。“我怕表姐夫,不知道他是不是变态的。”这个佩佩又把矛头指向我说,“你看,他裤子里的东西竖得那么高,我怕他晚上会来强石更我。”我这时才知道自己的鸡巴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刚才佩佩的逗弄,现在耸得很高,棉质睡裤根本挡不住,妈的,这次可尴尬了。我女友竟然咯咯咯笑个不停说:“佩佩,你别再耍你姐夫,故意不穿内裤四chu跑,那个男生看到不会有感觉?你放心吧,有我保护你,他怎么敢动你?”想不到女友的笑声又替我解围了。不过我觉得,佩佩留在我们家里,对我来说终归是个定时炸弹,爆炸起来就会伤害我和女友的感情。所以我还是找机会对女友说:“还是让佩佩回家吧,反正她已经不是个小孩,平时胡混惯了,你就让她回自己家去继续胡闹。”这次女友反过来哄我说:“乖乖,别跟小女孩呕气,其实她还算乖嘛,晚上也没说要四chu跑。”她不知道这个表妹在白天让其它男人来家里胡混。不过女友说,“只剩下三天嘛,我姑姑回来就立即送她回去。”既然女友这么说,我也就算了。

最新小说: 高树三姐妹 女文工团员最后的下落 护士淫梦 新任英语教师 现代淫魔故事 终生性奴隶 凌辱女友 女公务员的沉沦 我的调教淫妻计划